这周一,印尼亚运会的女子摔跤分出了高下。

金牌获得者,印度摔跤运动员,维纳什·弗加特。

不知道她是谁?

她就是《摔跤吧!爸爸》男主角原型人物马哈维亚的侄女。

维纳什自幼和堂姐妹一起跟着叔叔练摔跤。

梦想再一次照进现实。

但今天要说的,是又一部印度神片,《摔爸》的“前身”——

《苏丹》

Sultan

“前身”是因为,《苏丹》比《摔爸》早问世半年,2016年的印度票房神话。

上映首日破7项票房纪录,上映首周破35项票房纪录,其中包括开斋节上映最高票房、电影海外首周末票房纪录等。

最终成为当年(自然年内)印度本土票房冠军,以及同年印度电影海外市场票房冠军。

同样问鼎冠军的,还有本片的男主,苏丹(这可不是国家名或头衔)。

演他的,是萨尔曼·汗,今年你应该见过他——

大暖男“猴神大叔”。

《小萝莉的猴神大叔》

如果说阿米尔·汗蜚声国际,那萨尔曼·汗就是实打实的本土巨星。

两人关系还一直很好,同样1965年生,与沙鲁克·汗并列印度三汗。

年轻时阿米尔·汗和萨尔曼·汗合演过电影《假假真真》

一个是摔跤爸爸,一个成了天才摔跤手苏丹。

他们的人生,都开了挂。

尤其是苏丹,别的职业运动员都是从小接受系统训练,但他成为摔跤手,是半路出家。

年近三十才刚入行。

训练没多久,他就成了一位摔跤新星。别人训练多年才能去参赛,他的冠军,是手到擒来。

但今天,Sir要说的不是开挂。

而是这主角都开挂了,为什么还“过不好这一生”。

本来,这个印度北方小镇大龄青年,在家乡做着有线电视的小本生意,日子也还算过得去。

跑酷抢断线风筝的水平,还是镇里数一数二。

谁知有一天,跑着跑着,撞上一辆摩托车。

苏丹:敢拦我?!甩手就是一巴掌。

没想到,摩托车安全帽卸下,是个女神。

顿时印式偶像剧上线:

苏丹秒变痴汉脸,眼神失去聚焦,整个人都丢了魂。

不过,他的撩妹水平嘛……Sir看了都捉急。

第一招,强行搭讪。

对女神阿尔法说的第一句,是夸她的jio:

那不是脚哦,那比泰姬陵的大理石更为洁白。人家要看你的脚,你必须要收费哦。

这么油腻,英文还说不利索,难怪女神一脸嫌弃。

第二招,强行尬舞。

……跳到阿尔法直接离场。

不过,苏丹并没这么快放弃。

他找到成功的另一条路径:用实力说话。

他发现,阿尔法竟是一个摔跤教练的女儿,并已被爸爸训练成邦级摔跤冠军,父女的共同目标,是奥运冠军。

那好,你玩我也玩,既然你们对奥运冠军梦寐以求,那我就抢回来。这样女神满意,未来岳父也满意。

点子是不错,可执行难度太大啊!

但人家就是做成了。

从没梦想,没目标;到有梦想,还超标达成目标。

升职加薪,迎娶白富美,走向人生巅峰,成功来得简单粗暴。

别急,这只是故事的开始。

上述行为,看起来为爱走天涯,实际上做事一股脑。

“隐患”早已不知不觉埋下——

首先,是看他对女子摔跤手的偏见:

告诉我,你这么个漂亮的姑娘怎么会成为摔跤手?在我们社区,摔跤这样的运动通常是男子选择的……

其次,是他对女性朋友的偏见:

当他带阿尔法和朋友一起聚会,就默认了她是自己的女友:

不仅仅是他们,全城人都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。你整天和我开着摩托车到处去,紧紧抱着我。我们一起吃早餐、中餐、晚餐,互相说笑话。我们经常身体接触,大家看到我们,就会想象,她是他妹妹还是女朋友呢?

这种毫不掩饰的直男癌,扔到社交网络上是要被群殴的。

但这就是苏丹。

对爱情,他过分自信;对摔跤,他近乎狂妄。

作为无名新手,只训练了三个月,第一次夺冠后还不满意,想接着挑战体重两倍于他的对手。

教练炸了,劈头盖脸一顿痛骂。

摔跤联盟也震惊了:

苏丹,你要么创造历史,要么自己成为历史。

可是,苏丹还真的成了。

在接连成为冠军后,苏丹只喜欢一件事:

膨胀,无限膨胀。

在获奖发布会现场,他直接怼记者:

获得奥运金牌感觉如何?

你最好问问那块金牌,不是我赢得了那块金牌,是那块金牌赢得了我。

在你之前,没人赢得了这个头衔。

在我之前,也没有另一个苏丹。

没人能打败你吗?

只有一个人能打败苏丹,那就是苏丹自己。

众人前拥后戴,荣誉职位、名人雕像、广告代言……

他成巨星了。

在这样的人生巅峰时刻,阿尔法恰好也怀孕了。

这时的两人,已被蜂拥在身边的人群隔离。

自此,电影一分为二,上半部分在讲苏丹如何从人变神,下半部分则惊心动魄地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神如何剥出金身。

阿尔法即将生产,预产期就在下周。

阿尔法对老公说,别去比赛了,我想你陪我。

又说,我害怕你太超前,把我和孩子弄丢了。

还说,我也有赢金牌的梦想,可我都为家庭牺牲了。

话说到这份上,苏丹还会去么?

呵呵。

他持续用自信发电——放心,我们的孩子会强壮地像个摔跤手一样降临到世上。

他大概是忘了,当时学摔跤的初心,不就是为了阿尔法?

膨胀的气球不会永远变大,而戳破它,其实只需要一根针。

等苏丹轻松拿到奖牌回家,一家团圆了吗?

Sir不剧透。

Sir只能说,很多时候,成功者,成了被成功击败的人。

事业和家庭如何平衡?近几年已经有无数好电影叙述过这个命题,老套得多数人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。

但却又屡屡犯错。

《如父如子》这段话,我们都该认真听听——

福山雅治说,他需要回到公司,因为只有他能完成这份工作。

“可是‘当爸爸’,也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工作啊。”

好,选择家庭,但真到了抉择的时候,又有几个人会毫不犹豫对自己说:

好,我放弃那份事业?

Sir能想到各种答案和它背后的理由。

但Sir没想到,《苏丹》这部电影,竟然能用一种巧妙的角度,回答了这个老难题。

最后,苏丹还是重返了擂台。

而眼前的摔跤台不再坦途一片,反而难度陡增,因为遇到的都是高手。

首战对手是《冬荫功2》的马雷塞·克伦普,擅长巴西战舞。

这种特技型武术,动作难以捉摸,几招过去,苏丹被锁喉。

苏丹有什么?

绝杀技,擒抱。

用得太多太精彩,大家直呼其为“苏丹摔”。

可一招鲜就能吃遍天吗?

后面的对手,一个比一个棘手。

同是摔跤手出身的泰伦·伍德利,以重量级一举破解“苏丹摔”。

再追踢一脚,直接断了苏丹的肋骨。

这时候,阿尔法悄悄回来了:

你知道吗?大家都在说,如果你再去打,你无法活着出来。可他们不了解苏丹的本性。

我知道,如果你今天放弃了,或许你会活着,可你内心会死去,永远消失。

所以,去吧。结束你所开始的。

但向我发誓,摔跤手对摔跤手的,丈夫对妻子的发誓,你要活着回来。

我们是运动员,我们不能放弃。

再下一个对手,是《我是谁》中曾和成龙对脚双踢的罗恩·斯穆安伯格,就不说他有多强了。

因为此刻的苏丹,已经极弱。

他的弱点完全暴露,罗恩只需花式虐肋骨。

都知道“肋骨”是一个老比喻,女人。

失去它,是男人的苦难;而体会到断骨之痛,伊甸园之门也有望再度打开。

所以,回到刚开始那个问题。

爱情和事业,真的是一个人的抉择?

会不会是两个灵魂的理解和互相救赎?

《苏丹》还嫌这样解答不够。

在结尾,它又放出了一个新的暗示——

不再是女神的阿尔法,又生了一个闺女,苏丹打算也把她训练成摔跤手。

你想到什么了?

对,《摔爸》。

《摔爸》里的配角母亲,就是一个自我牺牲的形象。

她在片中的作用不大,表情却不少。

无非是哀伤、欣慰、担忧、愤怒、激动……

这些表情的着力点,都源自丈夫对两个女儿改造的过场。

她也想说点什么,但她说什么有用?

不少观众对女儿的处境提出过质疑,但翻遍评论,却没人提到这个妈。

仿佛,是一种失语的默认。

在很多传统国家,女性婚后都要学会做后半辈子的保姆,她渐渐脱离社会,甚至会被成年的孩子抛弃。

无论是沙鲁克·汗还是阿米尔·汗,他们的电影结尾里人们都幸福了,但电影之外,现实仍然是个死结。

《苏丹》是怎么解开的?

Sir希望你们有时间,能自己亲自去看一看,掂一掂,再想一想。

他(她)对吗?

如果是我会怎么做?

这样做是不是一定比他(她)更好?

也许我们没资格,要求印度电影走得更远。

因为比起我们的电影,《苏丹》已经很值得看。

而Sir期待的是,《苏丹》之后——

“女人婚后该怎样活?”

这样的问题,不再成为商业大片里不可告人的禁语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想看的,8月31日电影院见

电影资讯 苏丹

有用 (3)

评论加载中...